Menu

远景将延续AESC电池‘零重大事故’的极致安全,  作为首个走向中东电力市场的中国企业

【电工电气网】讯  本以为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谁想到竟是一块给力的“敲门砖”!  中国电力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电建”)全资子公司山东电力建设第三工程有限公司(SEPCOIII)“半路接手”的沙特延布三期项目,不仅为中沙两国深化能源基础设施领域合作奠定了基础,也为中资企业逐鹿中东市场铺平了道路。    
  沙特延布三期项目是全球在建规模最大的燃油电站项目,也是中资企业迄今在沙特承建的最大能源类项目,承载着向伊斯兰圣城之一的麦地那供水供电的重任,是沙特重要的民生工程。该项目实现了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和沙特“2030愿景”的有机融合与高效对接,对促进中沙经贸往来与能源合作也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  “半路接手”力挽狂澜  坐落于沙特延布市红海沿岸的延布三期项目,占地3.15平方公里,项目包括新建一座总装机容量3300兆瓦的燃油电站和配套55万立方米/日的海水淡化厂。项目业主是沙特海水淡化公司(SWCC),总承包商是SEPCOIII,燃油电站主机设备供应商为美国通用电气(GE)。项目工程范围包括卸油码头、8台重油罐、5台超临界燃油锅炉、5台超临界蒸汽轮机及发电机、两座200米烟囱、BOP公用系统及其相关附属设备管道。  沙特方面最初选定的总承包商并非SEPCOIII,由于与原承包商在项目建设上无法达成统一,才转而寻求SEPCOIII的支持。2017年5月,SEPCOIII与项目业主SWCC签订总承包合同,并于当月正式启动建设。  SEPCOIII总经理助理、中东区域副总裁、沙特延布三期项目经理陈云鹏介绍称,公司进驻现场时原承包商已停工近一年,且带走了大量台账资料,虽然主要设备都已经采购,但到货状态不得而知,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清点物资。现场库存设备和已经安装的设备缺乏有效防护,锈蚀严重,设计方、设备厂家、材料厂家、现场分包商与原承包商均有合同纠纷。“中途接手使得我们必须一边梳理材料一边动员施工,项目运作难度可想而知。”他坦言。  路透社此前报道称,韩国三星是延布三期最初的总承包商,但由于SWCC改变了涡轮机规格,二者无法在定价上达成一致,SWCC最终于2017年初取消了与三星签订的合同,选择了SEPCOIII。就在三星方面就该项目与沙特打官司的时候,这家中资企业已悄然施工,并且在大部分资料和设备缺乏的情况下,提前完成了合同要求的“1号机组一年内实现发电送汽”的目标,沙特环境、水利、农业部部长阿卜杜拉赫曼·法杜里还亲临现场见证供汽投产,并予以了极高赞誉。  法杜里实际上3次亲临项目现场视察,对项目执行持高度关注和认可。“延布三期项目从签订合同开始已经实施近两年,按计划将于2020年6月进行商业移交,还剩下一年零两个月的时间,目前项目设计工作全部完成,设备材料采购完成了98.6%,现场施工完成了66.5%。”陈云鹏透露,“1、2号机组已经开始并网发电,3号机组预计5月并网发电,4号机组预计8月并网发电,5号机组按计划推进。”  谈到中企面对海外市场的竞争,陈云鹏强调,中国政府的鼎力支持是中企“走出去”的强大后盾和保障,但前提是保证自身实力,中国企业无论是项目管理还是行业技术都不处于劣势,发力海外市场要有信心和恒心,同时坚决履行契约精神。  “中国方案”获得认可  2008年之前,欧美日韩企业牢牢把控着中东总承包工程市场的话语权,在以沙特为首的中东国家全面采用“欧美标准”的情况下,SEPCOIII成功为“中国方案”在中东的推行打开了窗口,实现了世界电站总承包工程领域的领跑。  作为首个走向中东电力市场的中国企业,SEPCOIII不仅打破了欧美日韩在约旦、沙特、阿曼、科威特等市场的垄断,并且成为中东市场唯一一家能够与欧美日韩电站总承包商进行充分市场竞争的中国企业,即没有承担过任何政府援助工程,完全以市场主体身份,通过竞标取得项目。  SEPCOIII拒绝照搬欧美企业传统管理模式,结合中国企业特点,向GE、西门子等西方企业看齐、向日韩企业对标,持续总结改进,建立一套科学化、国际化且具有中国特色的总承包工程全业务链管理体系,为世界电力建设行业贡献中国智慧,提供被国际市场广为接受的“中国方案”。  在这一点上,延布三期项目质量保证和控制部门经理Wael
Saad
Bedair深有体会,而SEPCOIII强大的执行履约能力、高效的管理模式也让这位埃及人印象深刻。“中途接手比从头开始要难很多,而且业主给的工期非常紧张,只给了3年,通常情况下要5年。这并非我首次与SEPCOIII合作,此前我还在GE、西门子工作过,但中国企业的精神和实力更加吸引我。”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我看来,中国企业有原则、有操守且目标明确,专业知识和技术以及对外沟通能力均非常出色。”  截至目前,SEPCOIII已成功进入印度、沙特、阿曼、约旦、埃及、摩洛哥、巴基斯坦、孟加拉、科威特及东南亚等23个国家和地区,仅在中东市场就承建了16座大型火力电站和两座光热电站,机组总装机容量超过1.82万兆瓦,并广泛涉足海水淡化、变电站等工程领域,是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和电力建设行业走向海外的中坚力量。  “竞技中东”实力说话  延布三期项目可谓中资企业真正扎根中东的基石,不仅预示着日韩企业特别是韩国电力企业在中东的终结,更是中国电力企业在中东崛起的标志。在中国电建中东北非区域总经理吴文豪看来,这个项目征服了沙特、征服了市场、征服了主要设备供应商,征服了曾经看衰中企“走出去”的所有人。  “我们将中东定位为‘准高端’市场,一方面该地区蕴藏着庞大油气资源储备,另一方面地缘政治风险频发,进入该地区需要实力和勇气并存。”吴文豪对本报记者表示,“中东地区相当于一个大型‘竞技场’,全球最强的‘选手’都来此竞争,没有真正的实力只能被淘汰。我们在这个市场能够待多久?如何待得更久?竞争是市场经济的主题,如何适应市场并稳住自己的地位,是我们的下一个重要课题。”  对于已在中东市场稳住脚跟的良好局面,SEPCOIII党委书记、董事长王鲁军依然有很强的危机感:“国际工程总承包工程领域竞争激烈,必须持续加强设计、采购、施工、调运全产业链建设和管理,充分发挥全产业链‘动车组’效应,聚焦发展质量,严控发展风险,巩固领跑地位。”  “我们提出6个字的要求,就是主动、担当、执着。中东地区国家政府和业主注重契约精神,项目履约是市场最好的敲门砖,按照业主要求按时甚至提前完成履约,是最好的共赢。”王鲁军表示,“我们在中东的项目前期都曾遇到过很大的困难,但是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说到做到,最终赢得了业主认可,也展示了央企的实力。”

【电工电气网】讯  近期,一系列电动汽车事故,提醒着行业在电池能量密度狂飙突进的路上,动力电池的安全性始终是首要前提。在高镍三元电池市场份额日渐提升的当下,如何更好地兼顾“安全”与“续航里程”,找到二者的平衡点,更成为动力电池行业亟待破解的痛点。  除了安全性外,电池成本以及与电网的融合,同样是电动汽车面临的挑战。不过,挑战往往也意味着机遇。刚刚完成对日产旗下电池业务AESC收购的远景集团希望借助智能化手段来解决这些挑战,帮助行业找到机遇的“转角”。  “电池安全是电动汽车行业最大的‘灰犀牛’,远景将延续AESC电池‘零重大事故’的极致安全,预计到2025年将电池成本降到50美元/千瓦时。基于远景的智能物联操作系统,电动汽车将成为绿色的移动智能终端,同清洁能源系统有机融合,为碎片化的可再生能源网络提供动态平衡。”远景集团首席执行官、远景AESC董事局执行主席张雷说。  追求极致安全  在不久前举行的第十八届上海国际汽车工业展上,远景AESC正式发布新一代Gen5-811
AIoT动力电池产品。该产品将于2020年在远景AESC无锡工厂正式量产,未来无锡工厂总年产能可达20GWh,预计每年可为全球超过40万辆新能源汽车提供动力电池。令业界关注的是,新发布的Gen5-811
AIoT动力电池产品将具备超过300Wh/kg的高比能量。而电池能量密度越高,也意味着需要更高级别的安全管理。  远景AESC首席执行官松本昌一透露,截至目前,已有43万辆电动汽车安装了远景AESC在日本、美国和欧洲生产的电池,电池着火等重大故障发生率为零。正是这一安全纪录当初打动了张雷及其远景团队。  “这一成果的取得源于AESC对电池研发设计的极致追求,我们通过与日产的多年合作,对电池全生命周期数据充分掌握,并充分测试验证产品的性能、安全和耐久可靠性。我们对目标数据进行实时监控,严格把控生产环节的770多个质量管控项目,实现全生产链条数据可追溯、可跟踪。”松本昌一称。  在张雷看来,这样的安全纪录表面上是材料好、质量控制做得好,其背后是无数次的实验和验证,其核心是生产流程和工艺。而这正是动力电池行业最核心的竞争力。  远景AESC执行董事及中国业务负责人赵卫军则透露,去年远景AESC全球出货量约为4.1GWh,主要市场在日本、美国和英国。预计今年出货量将达到6-6.1GWh。  重新定义动力电池  目前,在全球动力锂电池市场,宁德时代、松下、比亚迪牢牢占据了三甲位置,合计市场份额超过50%。而在张雷看来,这一市场格局远未定型,行业仍处于马拉松的前期阶段。  张雷认为,安全性、电池成本和与电网融合这三大痛点要真正解决,就需要重新定义整个动力锂电池行业。而这正是远景AESC变道超车的机会所在。就像12年前,以黑马姿态闯入风电领域的远景引领了风电的智慧化浪潮一样,今天,远景AESC同样想要引领动力电池行业的变革。  那么,远景AESC究竟将如何重新定义动力电池行业?  赵卫军告诉记者,重新定义首先体现在安全性方面。基于AESC多年做电池的积淀和远景的数字化及AIoT技术,利用传感器,对电池内部的温度变化、内阻变化精确掌握,实时收集处理,进行策略控制,从而实现电池的极致安全。  “作为电动汽车,可能只有10%的时间处于运行状态,90%的时间处于停驶状态。而电池不仅为汽车提供动力,其本身也是储能装置。从这个意义上说,电池全生命周期其实只发挥了10%的价值。重新定义动力电池的行业的另一层含义则是,要让一块电池的全生命周期价值真正得以释放。”赵卫军说。  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的释放,同样涉及退役动力电池的梯次利用问题。在赵卫军看来,退役电池不拆包,直接由数据筛选,三个电池包叠加在一起就可以成为楼宇储能装置,这才是最适合退役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的应用场景。  除了从电池本身的层面需要被重新定义外,电池和电动汽车的关系、电动汽车和电网的关系、电动汽车和人的关系同样有必要被重新定义。而要重新定义这些关系,就需要运用数字化的能力、AI的能力、物联网的能力。  “未来,动力电池要和电网协同,数以万计的电动汽车、动力电池要实现与电网协同就需要依靠物联网。”赵卫军告诉记者。  运用数字化和物联网赋能  如果说之前的AESC融入了日产对于汽车和化学电池的理解,那么,如今的AESC将融入远景对于能源系统和数字化技术的理解。  在远景的概念中,电动汽车和动力电池都不再是孤立的,而是其智能物联操作系统EnOSTM上的一个个移动电站,其所能发挥的价值不亚于操作系统上的任何一台风机和任何一片光伏板。从这个概念出发,远景AESC将不仅仅是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更是以动力电池为载体的能源系统管理者。  实际上,远景风机故障率低、发电量高,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数字化技术和智能化技术,是依托数据、AIoT平台和分析的能力。“远景智能业务正是这样一个赋能工具,其源于风电领域,却并不局限于风电领域,现在完全可以用来给动力电池行业赋能,给行业带来颠覆性改变。”赵卫军说。  张雷认为,通过数字化技术和物联网赋能,动力电池行业完全可以实现全生命周期的管理优化,从研发、生产、装机、二次利用、回收等各个阶段,全方位管理电池状态和故障预警,提高电池的安全性、效能和使用寿命,降低电池成本,从而解锁动力电池全生命周期价值。  远景在风电领域的成功经验怎样复制到动力电池领域,电池如何与能源生产端的风电、光伏更好发挥产业协同效应?业内等待远景给出更清晰的答案。

【电工电气网】讯  “目前,我国点对点的电力交易机制尚未成熟,而电力系统源、网、荷、储集成,电与热冷化学能耦合以及电网与气网、土建联合设计都面临挑战。”日前,在国家电投中央研究院清洁能源创新基地揭牌仪式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清泉指出,能源、电力系统的智能化,必须建立在机理性研究的基础上,并需要实现各系统、环节之间的多元耦合。  能源系统机理研究很关键  陈清泉表示,随着国内生产总值不断增长,必须采取措施控制能耗水平的增长速度,否则将造成严重后果,能源革命需要实现低碳化、智能化以及终端能源的电气化。  “真正的智慧能源,必须能够实现不同类型能源间的低碳、多元耦合,将废弃的能源转换为有用的能源。”陈清泉说,“集中式与分布式、化石能源与非化石能源、一次能源与二次能源、电力能源与化工能源,多种能源类型实现耦合,并利用人工智能与数据技术落地应用,才是真正的能源智能化。”  陈清泉强调,能源革命首先要实现数字化、网络化,但这远远不够,一定要把能源系统的机理研究清楚,才能实现能源跨界融合,突破能源革命的瓶颈。  “我国在电力、能源领域有很多示范项目享受着国家支持,但在设计运行中出现了许多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在机理上弄清楚,对智慧能源系统基本机理尚缺乏足够理解与研究,导致集成应用无法遵循统一的原则和标准。”陈清泉指出。  针对各能源、电力系统多元耦合的可行性,陈清泉认为:“目前能源行业还是广泛依赖基于独立系统思路的流程、规划、设计、建设、运行及方法。根据现有的能源系统设计与规范、标准,多种能源耦合的生产方式仍较难实现。”  纯电、燃料电池并不对立  根据国际能源署预测,截至2030年,全球电动汽车保有量将从300万提升至1.25亿辆。“电动汽车与充电网络形成的微网系统,是未来智慧能源电力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陈清泉说,“中国电动汽车保有量居世界首位,应坚持政策与市场双轮驱动,推动相关技术与商业应用创新。”  谈及新能源汽车整车技术路线的选择,陈清泉表示:“小型车、短路途的情境下,纯电动汽车的经济性较好,氢燃料电池在大中型车、较远路程方面具备优势。两种技术路线正如今天的汽油与柴油,并非对立关系,而将根据具体使用需求进行选择。”  陈清泉介绍,有研究团队分析后发现,小客车行程在200km以内时,纯电动汽车经济性占优,200km以上氢燃料电池车更划算;大客车相应的经济性“分水岭”则在80km左右。“当然,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些数值也将动态变化。”  “目前我国新能源汽车在轻量化、低阻化、动力总成一体化等方面的研究不足,造成能耗增加,相关核心技术仍待突破。”陈清泉表示。  “院士经济”推动央企创新落地  尽管尚未明确具体内涵,“院士经济”已在全国多地得到政府与行业的认可与支持。对此,陈清泉认为:“院士经济就是知识经济,院士团队应发挥自身创新与人才培养加速器、孵化器的作用,与企业、政府密切合作,来推动能源经济高质量发展。”  “院士在专业领域的深厚积累与丰富经验,使其有能力对工程项目进行评估、诊断,帮助项目与技术成功实施与应用。”陈清泉表示,“希望清洁能源创新基地可以充分发挥凝聚作用,并利用院士团队的影响力,通过举办高端论坛、培训班等手段,从科技与人才等方面带动国家电投创新发展。”  作为国家电投中央研究院创新顾问,陈清泉指出,企业应思考如何发挥自身在产业结构方面的独特性和优势,将发电、电网、负荷、储存进行整合优化,打造独创性的样板工程。“如何抓住能源革命机遇?如何在智慧能源系统研发中,从理论机理到实践,作出领先贡献?这些问题,都是企业应对能源革命必须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标签:, , , , , , , ,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